關於部落格
Did you ever lose yourself to get what you want?
Did you ever let go?
Did you ever not know?
I wanna listen to my own heart talking.
I need to count on myself instead .
  • 89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悖德之城 The Genetic Sodom ILEGENES 10-後記

4 EPISDOE10

    成群的非自然人在裏島引發了一場大規模暴動。成因當然是古洛肯部隊的隊長安潔遭人槍殺身亡。

    安潔死了。

    這個消息在非自然人之間一下子傳了開來——

    情勢宛如膨脹過頭的氣球爆開,抑或者說是在表面張力下勉強還留在杯子裏面的液體中滴入了最後一滴水而潑了出來一般,島上的人造體們一起陷入了瘋狂的暴動情緒之中。著吧火在裏島瞬間蔓延了開來,行政區49號陷入了危機。

    島上的非自然人集團每個人手上都抓起了武器,所有克隆人妓院、人造體商店、黑市管理的倉庫,甚至連裏島為了買家開設的餐飲店都成為他們的下手的對象/這些破壞和掠奪的行為毫無節制,而且完全沒有停滯的跡象。

    員警束手無策——其實應該說在黑市底盤的裏島他們根本沒有出手的餘地。取代正規警力維持治安的黑市私人武力部隊雖然也出面鎮壓,不過非但沒有對災情造成正面幫助,反而似的出土激烈的程度更是變本加厲。

    這起非自然人的暴動一發不可收拾,受到牽連的平民百姓逐漸增加,終於演變成軍方勢力不得不介入的情況。最後,伊裏瓦斯軍方終於派出了大量的裝甲車部隊前往鎮壓而控制住了災情。然而,那些被軍方抓住的非自然人們卻因為非自然人管理法的條文而被當場射殺處決。這是暴動發生之後一周的事情。

    ==========================================================================

    [怎麼會演變成這種情況......]

    雷在蓋能上山麓的非自然人聚落中得知了軍方出面鎮壓暴動的消息。新聞媒體每天都不斷地報導著裏島這起空前的非自然人暴動。這個位在蓋能山山麓的聚落裏也同時湧進了好不容易從裏島逃出來的非自然人女性跟小孩。

    [竟然有超過六十個的克隆人和人造體被殺了......怎麼會這樣......]

    [大家搞得太過分了......]

    頂著一張獅子面容,領導著這個聚落的路易也不禁帶著嚴肅的表情注視著電視裏的新聞節目。

    [我們本來就沒有接受法律審判的權利,就算所有人都被軍方當場射殺根本也沒什麼好驚訝的。你們看,日前裏島的私人部隊可是完全略落了警告這個步驟的,就直接開槍射殺了幾百人呢,可惡......]

    路易覺得懊悔,一個拳頭重重地將所有的情緒打在了牆上。

    [對那些自然人來說,我們根本就好像螻蟻一樣,好像認為直接把我們趕盡殺絕還比較快一點是吧!竟然這麼瞧不起我們!]

    他的憤怒怎摩也無法平復。

    [這麼多的同伴被殺,我們可不會悶不吭聲!我們要展開報復!我們要對軍方和黑市的那些自然人們宣戰!]

    [沒錯!我們不能就這樣摸摸鼻子自認倒楣!跟他們拚了!]

    [我們要為同伴報仇!全而跟自然人宣戰!]

    聚落裏的人造體和克隆人們受到路易充滿鬥志的宣言激勵,全都高舉著拳頭附和了起來。

    [人家冷靜點!]

    在群情激情的環境裏頭,雷毅然高聲叫道。

    [拜耗你們不要也受到這次的事件煽動好嗎!要是你們展開報復行動,軍方跟裏島的私人部隊絕對不會坐視不管,結果只會連這個聚落也一起剷除掉而已!到頭來,黑市那些自然人們只會有更好的藉口對我們非自然人們加強管理不是嗎?大家想想看呀!]

    最後的那句話讓路易和所有同伴們聽了沸騰的情緒全都涼了半戳,同時硬生生抽了一口氣。

    [不管怎麼說,這場仗不是武力可以成事的!我們應該先等到情緒緩和下來再說.]

    [這種情緒怎麼可能緩和得下來?我們必須現在就把心裏的仇恨給釋放出來!]

    [不對,我們應該先救助受傷的同胞!在裏島的暴動平息,我們先想辦法把需要找地方避難的人們帶到這裏來吧!]

    (安潔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雷對於安潔身上發生的事情十分掛心。他是整起暴動的群火線。在安潔遭到暗殺之後,一些自然人們嫉爐古洛舊部隊的活躍而疼下殺手的傳聞甚囂塵上。恐怕是這個消息讓島上的人造體和克隆人們心中壓抑已久的憎恨與不滿一口氣爆發起來。而安潔的安危現在依舊沒有任何消息.雖然報導指出安潔已經身亡(也是因為這樣的報導而使得裏島出現暴動),不過卻從沒有新聞畫面拍攝到他的遺體。

    (安潔,你真的死了嗎?)

    雷壓抑著心裏一直想要趕往現場的衝動。

    (他一定已經從某個管道得知了我人在這個聚落的消息。)

    不過儘管如此,雷也認為安潔並沒有下令要這裏的人取他的姓名。否則他不可能留在這裏這麼久。雖然他的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不過現在他也不可能離開這裏。

    ——不知道道瑟蕾娜他們是不是平安?所幸暴動只是發生在裏島,並沒有對伊裏瓦斯其他地方造成太大的影響......

    裏島的動亂造成了黑市交易停擺,那些遺傳因數工坊的專家們肯定也是人人自危。不過此時雷在意的人還是馮。他打破了伊裏瓦斯和裏島之間的不成文規定,派遣軍隊介入裏島的丟許。儘管這樣的大規模暴動就政府的立場而言肯定是非得投入維安部隊不可,不過這樣的決定也造成了非自然人的死傷人數向上攀升。

    (這樣做好嗎,福丁布拉?還是說這一切也都還在你的計算之中?)

    [糟糕了,外面!]

    擔任衛兵的少年發出了淒厲的喊叫跑了進來。

    [外面出現了大批的裝甲車部隊!]

    [什麼!]

    聽到消息,雷和大夥兒全都慌慌張張地趕到外面看個究竟。然而強烈的官銜卻妨礙了他們的視線,對方動用了多架聚光燈一齊將焦點放在聚落的洞口。需用手掌盡可能地遮蔽官銜,從手指縫中窺探面前的景象。樹海彼方,大量的裝甲車部隊早已經就定位將洞穴團團圍住。

    [是軍方的車輛嗎?]

    [不對......]

    一旁的路易瞪大了眼睛,整個人看來仿佛去了半條命一樣。

    [......那個徽章......是裏島的維安部隊——黑市的私人武力集團!]

    [你說什麼!]雷反射性的丟出這麼一句話之後,已經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裝甲車周邊佈滿了身著迷彩軍裝的士兵們舉槍瞄準了洞口。

    這個聚落已經沒有任何逃生路線了。

    ==================================================================================================

    這個空前的人造體起義行為徹底地破壞了裏島。巷道裏面仍然可以看到尚未撲滅的火勢在街道的幾間店鋪中熊熊燃燒。彌漫著燒焦味的城鎮直教人聯想到戰場上的景象。

    傑契司和艾芬巴哈博士一起來到了一間醫院裏面的病房之中。那是數年前歇業之後便一直荒廢至今的醫院。佈滿了灰塵的手術燈下,安潔靜靜地躺在床上。他們用發電機維持住這間房間的電力,好用來啟動需要用電的醫療機具。這些都是舊型的機械,不過也還能堪用,而螢幕上顯示出來的生命跡象都還在安全範圍之內。

    安潔沒死。

    他們為了對安潔實施外科手術而將他的頭髮給剃光,頭上還綁了繃帶。所幸即時處置得宜,才讓他撿回了一條命。一位博士熟悉的外科醫生趕來為安潔執刀(他之所以會在裏島工作當然是有特殊原因),不過目前最大的問題還是在於手術中的安潔需要輸血。

    ——如果你需要雷跟馮的血液,我現在馬上去找他們過來!

    傑契司果敢地丟下這句話就打算沖出醫院,不過卻被艾芬巴哈博士擋了下來。

    ——不行,歐菲莉雅的血液是CH57型,擁有同血型的人只有前兩代的放逐之子。

    ——用雷他們的血不行嗎?

    ——雷他們的血不通用於歐菲莉亞身上。其寅,他根本上就是跟雷和馮不同的個體。

    ——那我們到底該怎鷹辯才好......

    ——緊急情況可以用人類的B型血代替。你有瓣法幫忙找到B型的人嗎?

    傑契司是B型。他毫不猶豫便告訴博士他願意為安潔捐血。不過其寅他一個人的血根本不夠。

    ——只要能保住我的呼吸,你要抽多少血就抽多少!反正我的血本來就比別人多!

    他話說得太快,一會兒之後就真的因為貧血而連站都站不起來。不過也多虧了傑契司的血才使得安潔得以度過造血作用恢復之前的貧血期,手術也成功了。現在的安潔雖然還必須掛著呼吸器輔助呼吸,不過已經有慢慢恢復的跡象。

    [現在我們必須面臨的問題在於他的腦部創傷。]

    手術後,艾芬巴哈博士將手交叉在胸前開口說道:

 

    [從代號〈M〉開始的新一代放逐之子們即便腦部受到外傷,也會因為特殊酵素作用而在短期內完成自我修復的工作。不過這種修復機能過程中為了抑制過分產出的伽馬氨基丁酸而必須用藥。]   

    [那種藥哪里可以弄得到?]

    [這裏沒有歐菲莉亞需要的處方,我們必須要到古羅森研究所去。]

    [古羅森研究所?]

    [那是軍方的秘密研究所。]

    博士帶薯一臉僵硬的表情對傑契司開口問道:

    [你要跟來嗎?你來的話,就算你不願意也會被逼瞭解到那傢伙惡魔般的性格面。]

    傑契司聽了倒抽了一口氣。但艾芬巴喻博士壓低了音量:[我需要幫手,如果你想救他,就跟我一起來吧。]

 

    ==================================================================================================   

    傑契司聽了博士的話,驅車載他和安潔一起穿過經歷了一起大規模暴動之後的殘破街道,沿著山路駛進了伊裏瓦斯東南方的古羅森村內研光所。

    (馮如惡魔般的性格面?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如果需要讓安瀠快速恢後,過程中需要的用藥只要透過軍方讓馮知道就可以拿得到。不過艾芬巴哈博士脫口而出的一句話卻讓傑契司心裏非常在意。

    (那間秘密研究所裏面究竟藏著什樣的秘密?)

    面海的高地上座落著數間並排的白色建築,那就是古羅森村。這裏從以前就因為擁有美麗的自然景觀而被納入了伊裏瓦斯島上的環境保育地,然而這個遠近馳名的凰景區卻也逃不過海洋污染的侵襲而沒落,現在只有稀少的居民零星地還留在該處。不過這也成了軍方秘密研究所的絕佳設置地點。

    [雖然這裏是軍方的秘密研究所,不過其實是以福丁布拉私人的財力所建構的研究機關。即便在軍隊裏面也只有極少數的人可以進出這裏的研究設施。]

    他們徒步走在沒有修築過的石磚坡道上,艾芬巴哈博士逕自向傑契司解貌道:

    [我們的伊裏瓦斯淨化計畫是由瑞騰堡博士利用各種專利賺進的大筆財富中支出,是一個完全屬於私人性質的研究。]

    [所以包含現在這個研究所在內,都是靠博士的遺產作為後盾的嗎?我記得他好像是有一個女兒住在海外沒錯。]

    [對,根據他的遺言,他身故時留下的財產最後全部都是由他的女兒繼承,不過那些專利日後所得則都是歸福丁布拉所有。]

    [那些專利所得都歸馮所有?]

    [對,那些專利每年都會有龐大的收入進帳。他就利用那些錢,建構了自己的研究設施——為了某個目的。]

    艾芬巴哈博士領者傑契司來到了一處由鐵絲網圍起來的荒地。

    [就是這裏了。]

    傑契司楞了一下。他的視線所及之處除了鐵絲網之外,就只有一片紅土覆蓋的空曠土地,根本看不到什麼像是研究所的建築物。以軍方的土地來說,這邊連個像樣的圍牆都沒有,只有生繡的鐵絲網顯得十分詭異。

    [你所說的研究所在哪里呢?]

 

    [這邊。]   

    博士說著邊便穿過了疏落的鐵絲網進去,前方可以看到巨大的水泥塊堆迭在一起。其中有一道後傾而生繡的鐵門鑲在水泥塊中。艾芬巴哈博士推了一下這道鐵們,結果門內的景象完全超出了傑契司的想像。一條狹長的通路在鐵門裏側一直通往了地底下。

    [這就是......馮的研究所嗎......]

    他原本以為內部的通路若是沒有安全認證根本過不了保全設備的檢查,不過只見艾芬巴哈博士稍微動手觸碰了一下門邊的裝置,他們便毫不費吹灰之力地順利通過每一道門鎖。

    [我將它調整成內部人員登出之後還是可以進出的狀況。]

    傑契司一邊跟著他走,一邊心想:這個老人明明就對馮害怕得不得了,卻一點也不會在危急的時候讓自己被恐懼給絆住,實在是個不可小覷的傢伙。

    水泥塊底下的通路簡直就好像某個彈藥庫或核子避難所一樣:天花板很低,不過整個空間卻延伸得很廣。

    [也許是吧。這本來就是軍方以核子避難所的名義而建的地下舌施嘛!]

    不過這裏雖說是一間研究所,卻完全沒有人煙呢!]

    [因為這裏的管理工作幾乎全都自動化了嘛!在裏面工作的也全都只是人造體而已。]

    [人造體?]

    艾芬巴哈博士一副熟門熟路的模樣走迮了這個水泥質地的通路內部。他的腳步在一扇鐵門前停了下來,接著觸動了開關。

    [這裏是......]

    一個空蕩蕩的房間裏面放置著一座空的水槽——與其說是水槽,倒不如說是一個透明的長型靈樞。

    [這該不會是——]

    [對,這是培育歐菲莉亞長大的水槽。]

    安潔就是在這裏面長大的。傑契司啞口無言地注視著這座水槽,腦中逕自浮現出了安潔靜靜躺在這個裝滿溶液的透明棺材中的模樣。這個他們叫做水槽的水箱外頭聯繫著好幾根粗粗細細的管道,似乎完全保有了當初還在運作時的模樣。

    [馮將歐菲莉亞從瑞藤堡研究所中帶了出來,在這裏對他進行再教育。歐菲莉亞脫槽的時間比起其他的放逐之子都早了兩年。]

    [為什麼你會知道?莫非——]

    [對,就如你想的那樣。]

    艾芬巴哈博士帶著懷念的眼神撫摩著眼前的胎槽。

    [我們《科學八傑》表面上是被逐出了伊裏瓦斯,實則全都留在這間研究所中。我也是在半監禁狀態下被關在這裏,對歐菲莉亞——安潔進行再教育的工作。]

    聽了博士所說的話,傑契司腦袋中一片空白。他沒想到馮竟然利用自己的權勢,將這些堪稱為他親生父母的科學家們以強制性的手腕逼他們為自己的私利而工作。

    就連馮的〈親生父母〉也無法違逆馮的命令。

    傑契司腦中浮現了做這般命令的馮他那冷澈的眼神,背脊上同時竄起了一股寒意。

    (馮............

    [雖然如果我們有那個意思,其實也是可以利用矯正信號逼他乖乖就範.不過福丁布拉卻做好了完善的反信號防護措施,絲毫沒付給我們任何可乘之機。]

    傑契司心想,這對這些《科學八傑》而言想必足一種屈辱。他們大概從沒想過,自己竟會淪落到被自己製造出來的人造體使喚的命運。這也同時也顯示出馮行事的手腕比起登肯更要來得冷酷且高明。他之所以沒把把淨化計畫有關的資料全部刪除,想必是因為對他而言還有利用的價值。

    [我們創造出了一個可怕的怪物。他大概是所有放逐之子裡慚最令人感到害怕的一個。]

    艾芬巴哈博士吐出了宛如呻吟一般的懊悔。他在這個淨化程式之中所擔綱的工作是負責領導整個人造體教育部門〈Education Mesia〉,這也代表了他跟後來者系統有很大的關係。他是計畫書發起人瑞騰堡博士的左右手.也是整個計畫的第二把交椅.

    [馮和雷......也都是在這種環境長大的嗎......]

    [雖然這過程中全都有些實驗錯誤,不過基本上都是一樣的。他們都是由瑞騰堡博士以胚胎的形式帶到我的研究所來,然後以人工子宮培育出來的。從代號〈J〉開始,在他們成長到了七十個月到五歲之前的這個階段,都會回來米哈伊而的研究所,進行新的課程灌輸。」

    照推算,代號〈J〉是雷兩代以前的放逐之子.也就是說,在馮被瑞騰堡博士收養之前,還待在研究所的時候,也曾經跟雷處在同一屋簷下。

    (這還真是諷刺......

    [找到了,就是這個。]

    艾芬巴哈博士將安潔的資料調了出來,同時也用調和藥劑的機具準備好了安潔的治療藥材。他將自己帶來的手提電腦接上了這些機具,同時也讓傑契司幫忙調整配線。

    [那麼其他幾名科學家現在人在哪里呢?]

    [他們一年前全都被流放到了國外,並且每個人都在他們所創造出來的人造體監視之下生活。]

    [也就是說,至少在過去的三、四年間,你們都被監禁在這裏強迫做些什麼吧?]

    傑契司的目光一時間變得銳利。

    [說吧,應該不只有這些才對。博士,讓我看看你將馮形容成為一個惡魔的確切證據。那傢伙別、到底要你們幫他做了什麼?]

    艾芬巴哈博士稍微沉默了一下,似乎這才下定決心。[跟我來吧。]說完便轉身走了出曲。

    他們又沿著通道繼續往前走,然後忽然看到一扇大得有些誇張誇張的門扉堵在他們的面前。在這道門打開的同時,室內的天花板上啪啪啪地亮起照明燈。看來大概是一間倉庫吧。門內延伸出去的空間很廣,有如一座大型體育館一樣。這裡用隔板區隔成了許多儲物區,宛加一個巨型的置物櫃一般。每個區塊中都置有一個透明的靈樞,讓傑契司看得不禁屏息。

    [這是......]

    每個靈柩中都躺著人,而且全都是容姿端麗的少年少女。

    [......人造體......這該不會是——]

    [睡美人。]

    艾芬巴哈博士彎著腰冷冷地開口說道。

    [他利用了我們淨化計畫中所有的技術創造出這些人造體,目的就是為了成就他的〈睡美人計畫〉。」

    傑契司聽了猛然回頭,臉上完全失去了血色。

    [......睡美人......計畫?]

    [對,這些全都是利用音波矯正理論培育完成的人造體。他們都具有同樣的潛在意識,曰後將為了某個目的而行動。]

    [某個目的,是什麼目的?]

    [革命。]

    艾芬巴哈博士環願著現場堆滿的靈柩繼續開口說道:

    [這些在潛在意識裡被灌輸了一種〈本能》的睡美人們將透過黑市,因應世界各國那些達官顯要的要求輸出,並且進入各國的政治、理財中樞,一起覺醒成為革命的發起人。]

    [發起革命,怎麼會有這種事]

    [除了這座伊裏瓦斯島之外,他還要讓人造體在世界各國擁有公民資格。]

    傑契司啞口無言。

    要讓人造體......在世界各國......擁有公民資格?

    [這就是福丁布拉心裡希冀的終極目標。他要一步一步停止非自然人的買賣,並且讓他們擁有和自然人一樣的公民資格,成為與自然人平起平坐的存在。]

    [............竟然懷抱著這樣的想法......]

    [首先是這座伊裏瓦斯島。再來更要讓整個世界同步實現他的理想。他要讓人類經由遺傳基因操作技術創造出來的生物也成為《人類》的一份子,同時獲得所有《人類》應享有的權利。]

    換句話說,傑契司眼前的這些人造體都是為了這個目的而製造出來的刺客。這些擁有極致美貌的人造體和克隆人們將在那些各國政商名流不知情的情況下出售給他們,並且服侍他們。這麼一來。這些早已經過教育的人造體就能在各國的政治經濟中樞位置獲取晴報,並且時而彼此聯手為伊裏甄斯製造有利的請示......有需要的話甚至也能進行暗殺工作。

    [其實就現階段而言,已經有為數眾多的睡美人被送到了海外。這些買家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從伊裏甄斯這裡將福丁布拉製造出來的此刻給買了回去。]

    [怎麼會......這種事情會不會太過異想天開了......]

    [其實歐菲莉亞,也就是安潔,已經足以代表這種嶄新的音波矯正理論成功實現了。這些嚴格挑選出來的人造體們將成為福丁布拉的分身,潛入世界上的每一個角落。]

    同時,這個計畫已經要邁入一個嶄新的實踐階段——艾芬巴哈博士的解說讓傑契司整個人楞住了。他在恍惚中感覺到了自己身上發出的顫抖。

    [現在這些新造山來的睡美人在不久的將來都要成為新世代的放逐之子,離開他們的嬰兒床.然後加速成長,在三年內就會長大成人。再加上克隆化的成效,和安潔同等能力的高性能個體將在這裡大量生產。]

    [這些全都會成為軍隊的戰力嗎?]

    [這座島被人造體佔領也只是時問的問題而已。]

    (這不是真的......)

    傑契司不禁要問,難道馮其實打從一開始就是為了這個目的而發起革命的嗎?他難道打從一開始就盤算著要讓非自然人佔領這座島?消滅黑市只不過是其中一個通過點,真正的目的是要帶領非自然人們佔領整個伊裏瓦斯?

    (所以你才會這麼說嗎,馮?)

    ——伊裏瓦斯並非只為了伊裏瓦斯本身而存在。我能告訴你的只有這些了。

    聽到這些言論,傑契司早已嚇得魂飛魄散。然而艾芬巴哈博士卻沒打算反過他,繼續開口:

    [說什麼讓這座島重新回到一個正常國家的軌道上,這都只是我們站在自然人的立場太過於悠哉且天真的想法。現在我們只是逐漸在培育出一個我們的天敵而已,這還真是笑死人了。]

    [............是我們的敵人......]

    [他是人類的敵人。雖然幾名後來者都會依據他們的《本能》而追殺福丁布拉,不過想必他們到頭來也會礙於自己同樣身為人造體的事實而陷入矛盾情節,無法貫徹深植於他們體內的淨化程式吧。如果有了這層矛盾作為阻礙,那麼後來者系統究竟能夠發揮什麼效果,我實在無法肯定。]

    艾芬巴哈說著聳聳肩,發出了笑聲,接著他又開口:

    [如果後來者系統,我們最後的一絲希望沒辦法阻止福丁布拉,那麼我們的未來就要毀滅了。屆時我們將會被那些能力遠遠淩駕於我們之上的人造體給支配,也許到時候被虐待的人反而會變成我們吧。]

    [這怎麼可能.馮絕對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

    [他可是個獨裁者呀!]

    一抹扭曲的笑容浮現在艾芬巴哈博士的臉上。他不屑地說:[他就好比二十世紀那個恐怖的獨裁者以最高的智商、最強健的體魄復活了一樣,一旦失去理性控制,就再也沒有人可以阻止他了。我們讓一個如此危險的個體掌握了權力,還真是沒有比這個更糟糕的結果了。]

    [你住口!]

    傑契司忍不住一把便揪起了博士的衣領。然而對方卻只是帶著詭異的笑容,絲毫不見抵抗的模樣。

    [一切都已經開始就緒了。裏島的人造體暴動不過只是點燃了一個引信,接下來他們就要開始佔領這座伊裏甄斯島,現在誰也阻止不了福布拉丁了。]

    傑契司緊握著拳頭,卻還來不及動手便在艾芬巴哈博士的言詞恐嚇之中整個人僵住了。

    成千上萬個馮的分身在這座廣大的倉庫之中,在等待《出貨》的同時也靜靜沉睡著。然而,這不過只定冰山一角,更大的計畫早已在過去的五年間背地裡偷偷進行了。

    這是一場惡夢吧......傑契司不願相信。他在心裡暗自呼喚著:馮,這不是真的......

    ——這是你的復仇嗎?——因為這座伊世甄斯島被世界的慾望扭曲,所以你要為了伊裏甄斯同這個世界討回公道嗎?

    [......怎麼會這樣......]

    ==================================================================================================

    雷一面伸手試圖擋住聚光燈刺眼的光線,同時也不顧路易等人的勸阻逕自沖出了洞穴外頭。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他面對著裝甲車部隊的包圍,逕自發出了咆哮。他所面對的是黑市派來的裏島私人物理集團。雄偉的裝甲車外沒有看到任何士兵的面孔,反而更顯得對方武力的強大和傲慢。然而這股強勢的氣魄卻沒有對雷造成心理上的絲毫影響,他勇敢地從洞內一步步走向外頭。

    [我在問你們這麼做到底是什麼意思!指揮官在吧!如果不是無人裝甲車部隊的話,快點給我出來!出來把話講清楚!]

    夜裏的樹海中沒有任何聲音。周邊被藤蔓植物覆蓋的洞穴中,聚落裏的非自然人居民們全都屏息關注著雷的一舉一動。他站在裝甲車陣前,絲毫沒有顯露出半點懼色。

    經過兩、三分鐘的沉默之後,車陣左側的其中一輛裝甲車內,一名戴著頭盔的男子走了下來。他身著一套武裝迷彩服,雷似乎在哪里看過這名中年男子的長相。

    (是那時候的黑市密探?)

    即之前曾來向雷追討艾莉兒的人造體黑巾密探。當時他們應該將那些黑幣密探全都扳倒,並且收出了記憶品片才對。不過此時雷馬上意會過來了。這個密探是量產型的克隆人,所以這個部隊裡面大概也全都是一模一樣的臉孔。這批私人武力集團採用的全部是同型號的克隆人。

    [......原來如此,真不傀足裹島的克隆人部隊,就算殺掉了幾口個也有足夠的資金補足部隊的人數,還真是名符其寶的消耗品呢!]

    雷完全不能接受這些黑市領袖們的思考模式。對他而言,自己當時下手殺害的黑市密採也全都可以說是他的同胞。

    [不要再躲在人造體代埋人身後,偶爾也自己出來露個面吧。黑市的人難道全都是膽小鬼嗎!]

    路易等人在雷的身後出聲要他不要刺激對方,不過雷並沒有停下他的話語。

    [......你們到底是來幹什麼的?]

    [我們聽說這裡住若許多從主人身邊逃走的非自然人。而其中更有這起暴動的主謀混在裡面。]

    [暴動的主謀,這裡沒有這種人!而且我聽說這起暴動跟本就是自然發生的。]

    [我們呪現在要把所村人一起帶上,你們全部上卡車來吧。]

    [這是暴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