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Did you ever lose yourself to get what you want?
Did you ever let go?
Did you ever not know?
I wanna listen to my own heart talking.
I need to count on myself instead .
  • 89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悖德之城 The Genetic Sodom ILEGENES 1-3

1 EPISODE1

        天亮之前,傑契司·樊正打算結束當天的營業。就在這時候,他的店裏忽然闖進了一名渾身是傷的青年。

        「喂,你沒事吧?

        這名銀髮青年似乎正被什麼人追緝著。只見他悶不吭聲便在門口的陰影處坐了下來,強忍著身上大大小小的傷痛,頻頻喘著氣,怎麼看都覺得渾身充滿了稚氣未脫的青澀氣質。傑契司一把將他抱起,誰知對方卻猛然抓住了他的手臂,冷不防地便開口問道:「你是傑契司·樊嗎?」光線從門縫處斜射進來,正巧照在那名青年雙眼的瞳孔上。

        (這雙眼珠子的顏色……)

        那是一雙極為罕見的碧色偏光眼。隨著注視角度的不同,眼眸中的虹膜亦由暗綠色轉而呈現耀眼的金碧色,直教人聯想到樹林裏的公孔雀展開尾羽時的華麗模樣。這樣的光彩不僅美麗,同時也讓人湧上了一股不祥的預感。

        不會吧——傑契司蹙起眉頭注視著懷裏的青年。

        『孔雀眼』?……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

        「我叫雷」——銀髮青年報上了自己的名字。

 

        *

 

        東方漸白,傑契司將那些賴在店裏通宵喝酒的客人全都趕了出去。『赫瑞修』酒吧此時已經完全淨空,只剩殘留的夜色還在緊閉的門扉裏徘徊。傑契司將先前那名躲在店裏的青年帶到吧台讓他坐下,隨後便開始幫他處理傷口。

        「可惡……我在推動反克隆人買賣的計畫,一定是被誰給出賣了,那些人居然想用電網抓我!簡直是把我當成野狗看嘛!」

        (編注:用克隆技術(Cloning)創造出來的複製人。)

        「不,跟你做了什麼無關。我想純粹是那雙眼睛讓你遇上這場麻煩。」

        「眼睛?

        「如果你是從外島來的,那你恐怕還不知道吧,你那雙眼睛因為顏色特別而被稱為『孔雀眼』,是一種極為罕見的眼色。是無論島上那些遺傳因數工學專家再怎麼嘗試,都無法創造出來的顏色。我想你之所以會被追緝,應該是那些黑市商人把你當成某個研究所創造出來的新種克隆人所致。」

        要是抓到了,可是有機會藉由買賣好好地賺上一票呢——雷聽了傑契司所說的話,一邊將繃帶綁好,一邊發出了嗤笑聲。

        「不愧是惡名昭彰的『誕生之島』伊裏甄斯,真是值得驕傲的諸神之島呀。」

        「這裏沒有神,只有為生活所苦的普通人而已。不過只要有錢,你可以在這個地方買到任何生物。無論什麼髮色與膚色,只要你想要,沒有做不出來的。不管是金色眼睛也好、藍色皮膚也罷,甚至是長翅膀的人類,這裏都可以製作出任何你想得到的生物——除了你那雙孔雀眼之外。」

        傑契司說完,遞了一杯牛奶給雷。然而雷卻連正眼也沒瞧上一眼,便氣憤難耐地以拳頭重重地搥了吧台一下。

        「就是因為有這座島,世界才會變得如此扭曲!一群暴發戶嘴臉的童蒙要求那些專家複製出兩百年前的銀幕女星,然後再當成自己的私有物品帶在身邊展示。只要一想到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就讓我覺得反胃!更別說是什麼生命倫理了,這座島的人根本連身為人類的基本道德也不屑一顧,全是些喪盡天良的畜生……這裏根本就是一座腐敗至極的惡魔之島!我正是為了毀掉這座島而前來的!」

        「喂,你少在那邊危言聳聽了。」

        「我要親手剷除這個伊裏甄斯政府,做掉那個叫作馮·福丁布拉的總統!」

        傑契司原本擦拭著玻璃杯的雙手忽然停了下來,雷眼中激昂的鬥志讓他整個人愣了一下。

        「你剛剛說什麼……」

        「我說我要暗殺馮·福丁布拉總統,我就是為了這個目的而來島上的!」

        傑契司注視著雷的臉龐,只見對方一臉認真的表情,似乎不只是憑一時衝動隨口說說的而已……傑契司逐漸瞭解到這個事實。不過他裝出一副冷靜的模樣,繼續動手擦拭著手中的玻璃杯。

        「算了吧,別為了這種有勇無謀的行為賠掉了自己的性命。你還年輕,犯不著糟蹋自己。」

        「你不也在五年前為了匡正腐敗到極點的伊裏甄斯而發起革命嗎?

        「別提了,那都是過去的事了。」

        「我已經調查過了。傑契司·樊,你是五年前發動『血之降誕祭』的反政府組織中的元老幹部。當時你跟馮·福丁布拉被稱為『革命推手』,一起推翻了始終跟黑市牽扯不清的伊裏甄斯前政府。雖然你現在隱身在這間小酒吧裏,不過你一定也感受到了才對,你以前的革命夥伴現在正帶著這個國家走上荒謬的道路。你當初所主張的正義根本就沒有在島上落實,甚至比你們起義之前還要更變本加厲,黑市已經擴展到快要將整座島嶼給侵蝕殆盡了。你不覺得結果不應該是這樣嗎?難道你不這麼認為嗎?

        傑契司依舊默默地擦拭著手中的玻璃杯。雷見狀焦躁地站了起來,將整個上半身靠到他的面前。

        「請你協助我,傑契司·樊!」

        「叫我傑奇就好。」

        「跟我一起打倒福丁布拉吧!」

        我拒絕。傑契司不給對方機會地斷然開口說道:

        「現在的政府是由軍政掌權,跟以前那個軟弱的文人政府可不一樣。我這個人很愛惜生命的。」

        「你應該也不希望軍隊操弄整個國家的生殺大權吧!他們可是打算將這座島的遺傳因數操作技術轉移到軍事用途上耶!他們打算掌控黑市,藉以增強自己的實力,這是多麼可怕的一項政策,難道你打算坐視不管嗎?

        雷帶著一副興師問罪的表情瞪著吧台內的傑契司,然而對方仍舊是一副不為所動的模樣。

        「馮是我的摯友,我信任他的決定。」

        這句話讓雷不禁為之咋舌。他抓起了吧臺上的杯子,將杯中的牛奶一飲而盡,然後重重地將杯子放下。隨著那叩的一聲,雷迅速地從腰際拔出了手槍。

        他將槍口對準了傑契司。

        「如果你不肯幫忙的話,我現在就讓你死,你已經知道我們密謀要暗殺總統的計畫,我是絕對不會留你活口的。」

        「真是任性的小鬼,竟然為了一個我根本不想聽的秘密就要取我的性命?

        「之所以告訴你這件事,是因為我認為你一定會答應協助我們。」

        雷橫在扳機上的抖動食指隱約透露了他生嫩的經歷。儘管以恐怖分子的身分自居,然而那膽戰心驚的表情卻明白顯示著他根本從來沒有殺過人。傑契司望了那顫抖的槍口一眼後開口說道:

        「夠了,你下不了手的。」

        「我可以!」

        「你對伊裏甄斯究竟有著什麼樣的深仇大恨?一個外地人不可能光是為了正義就賭上自己的性命吧?

        「住口!」

        傑契司注意到雷手指肌肉牽動的那一瞬間,他在對方扣下扳機前便避開了槍口,同時順手將手中的玻璃杯往雷臉上擲了過去。砰!槍聲響起。半吊子的持槍動作加上開槍者事先便心生畏懼,以致子彈射出的方向完全偏離了目標。天花板上面的一座吊燈應聲碎裂。傑契司猛然躍過吧台,一腳踢向因後座力而險些人仰馬翻的雷手掌。手槍立即飛離了主人,畫出一道弧線落到了遠方。雷咋舌的同時,也揮出了一記直拳。傑契司閃過拳頭,連忙跟著掃出了絆腿,卻被對方以漂亮的受身動作給化解掉。接著,雷祭出一記與自己柔和的臉龐毫不相襯的銳利拳擊,如剃刀般筆直地朝著傑契司揮來。

        (這傢夥……身手非同小可!)

        然而論起格鬥技,傑契司畢竟還是略勝一籌。在一來一往之間,雷便挨了一記重拳,整個人在那股強勁的力道下飛了出去。這一拳似乎遠超過雷所能承受的範圍,只見他久久都站不起身來,趴在地上拼命地喘著氣,接著狼狽地伸手拭去了嘴角的血跡。

        「雖然沒有什麼……深仇大恨……可是,在我的心裏卻有一個聲音呼喊著,要我殺了他……要我殺了他!」

        雷在咆哮的同時,又朝著傑契司沖了過來。然而這股氣勢卻在傑契司的面前很唐突地瓦解掉了。雷屈膝跪下,只覺得自己的雙腿忽然間使不上力。不對,是整個身體,彷佛所有的力氣都在瞬間被抽掉了一樣。

        「你……你……竟然玩陰的……」

        是剛才那杯牛奶。傑契司在裏面下了藥,那是具有即時藥效的安眠藥。此時雷的身體已然不聽使喚,意識逐漸渙散,他很快便暈了過去。雷在闔上眼睛之前,他看到傑契司那雙睥睨的眼眸中,除了冰冷的視線之外,還有些許逞強的味道。

        (沒錯,這裏是伊裏甄斯……)

        是一座為了錢而不惜侵犯神之領域的人所居住的島嶼。

 

        *

 

        儘管如此,這座島過去也曾沐浴在大自然的恩惠下,被美麗的風景所圍繞。它擁有大量的漁獲以及其他豐富的海洋資源。

        不過,這已經是一世紀以前的事了。伊裏甄斯由於受到鄰近國家的污染,包含漁業在內的海洋資源全部都遭到破壞。這樣的結果等於是讓沒有其他資源的島國陷入長期的經濟危機,好一段時間處於貧窮的狀況。然而,這個島國卻在某遺傳工學研究建設計畫中造就了集體性的科學進步,並且在今日接受世界上各個國家與團體對於農產品等基因改良的需求,儼然躍升為國際上遠近馳名的基因市場。

        但是,這只是表像罷了。

        伊裏甄斯島在背地裏已然成為龐大的克隆產品和人造生物製造買賣的溫床。島上非法生產的人造生物不計其數,克隆人的買賣更為黑市帶來莫大的暴利,進而造就了島上的經濟繁榮。如今街上隨處可見個人經營的遺傳因數工坊,其中的DNA設計者一般普遍稱之為專家。在這座島上只要有錢,就沒有辦不到的事。人們可以憑自己喜好購買混和動物和人類各種特徵的人造體,也可以藉由基因改良來順應父母親的喜好,製造在容貌、素質,以及性格方面都符合雇主要求的孩子。甚至還可以複製出過去存在過的人類,並且大量販售,這在伊裏甄斯是眾所皆知的秘密。

        『背叛神的基因索多瑪城』。

        人們這麼稱呼販賣基因改造技術的伊裏甄斯島。

        那是座貪婪地吸收著黑市交易所帶來的暴利而惡名昭彰的『誕生之島』。然而,長期容忍這種社會現象存續的舊政府卻在五年前被馮·福丁布拉所率領的反政府青年組織給推翻了……

 

        傑契司點亮了臺燈。

        他將昏倒的雷帶到自己的寢室並讓他躺下,自己則走到枕頭旁的椅子坐了下來,他以茫然的眼神望著雷那張熟睡中的稚嫩面孔。

        (這傢夥跟當時的馮有幾分神似……)

        傑契司看著雷熟睡的臉龐所殘留的少年氣息,不禁想起了自己跟馮·福丁布拉初次相遇的往事。

        當時的馮個性雖然沉默,但在提到了伊裏甄斯的社會現象時往往會變得慷慨激昂。他那滿腔熱血的言論,吸引了不少有志青年與他一同追求理想。這位正值弱冠之年的二十歲青年,僅僅花了五年的時間便推翻了有黑市在後面撐腰的舊政府。

        充滿了領袖魅力的馮是個完全沒有弱點的男人,卻唯獨在熟睡時顯得破綻百出,就好像現在的雷一樣。

        (如果再將這一頭銀髮換成黑髮就更像了……)

        島上的人將那場政變譽為『革命』,所有希望淨化伊裏甄斯島的有志青年全都不畏生死地聚集到了馮·福丁布拉的旗下。而他則在打倒腐敗的舊政權之後,背負著眾人的期望登上國家元首的寶座,企圖挽回伊裏甄斯在國際間根深蒂固的『基因索多瑪城』形象。

        (不過話說回來,結果就如同這傢夥所說的一樣……)

        又一個五年過去,伊裏甄斯的黑市交易仍舊十分繁榮,比以往有過之而無不及,一點也沒有消退的跡象。新政府不但沒有跟黑市脫勾,關係反而還變得更加緊密(經營酒吧的人在這方面的情報要多少有多少)。而在朝向軍國主義發展之後,伊裏甄斯島更增添了一股戰爭將至的恐怖氣氛。這座島上儼然失去了民主,取而代之的軍事政權在施政方面完全沒有參照民意,徹底走入了由馮·福丁布拉一人主政的強人政治體系。

        (馮……我相信你。)

        傑契司深信馮這麼做必定有他的理由,相信馮過去的理想此刻一定也沒有改變。傑契司無法忘懷那段與這位摯友帶著熱情理想一起走過的日子。

        (我們約好要讓這座島改頭換面的理想,你一定不會棄之不顧的。)

        ——你不覺得結果不應該是這樣嗎?難道你不這麼認為嗎?

        他低頭望著雷熟睡中的臉龐。那副滿腔熱血的模樣和過去的馮實在是太像了。那張熟睡的瞼龐……再加上隱藏在蒼白眼瞼底下的眼眸。

        (如果他的眼睛真的是『孔雀眼』的話……)

        傑契司緩緩將手伸向了雷的胸口,先將外套的拉鏈拉下,掀開覆在他身上的上衣,讓他裸露上身。最後再解開褲子,褪去所有穿戴在他身上的衣物。接著,傑契司拿出了一個資料處理用的小型棒狀采測器。

        (我非確認不可。)

        他打開了探測器。機器隨之發出了啟動音,高頻率的啟動音瞬間回蕩在房間裏。他將探測器的尖端塗上潤滑劑,像個外科醫師一般,謹慎地將采測器貼到雷的身上。心臟沒有反應,頸部以上也沒有。螢幕上完全沒有顯示出任何的異狀。

        (難道……他不是?

        采測器的尖端順著雷的腰部滑向右腿腳根附近,此時雷的身體忽然抽動了一下。采測器發出了尖銳的聲音,顯示器更以飛快的速度秀出了一串數位元和文字的陣列。

        傑契司不禁睜大了眼睛。

        「這是……!」

        雷醒了,他覺得身體異常地沉重。

        也許是安眠藥強烈的藥效使然,在經歷了一段完全沒有知覺的昏睡後,他再度醒來時,已經又是一天的開始。雷原本以為自己會被員警帶走,不過環顧了一下周遭的景物之後,他卻發現自己似乎還置身在傑契司的店裏。樓下相當地熱鬧,他走下臺階便看到傑契司在吧台中的身影,傑契司正忙著為高朋滿座的顧客們張羅每一張點單。

        「嗨,你醒啦?

        「啊……恩。」

        「早餐我放在二樓了,等你吃完就下來幫忙吧,我這兒可沒有足夠的Waitress呢!」

        「為什麼我非得幫你不可……?

        「我不是讓你在店裏睡了一晚嗎?那要錢的。」

        「那是因為你……」

        傑契司沒等雷把話說給完,一副不接受任何說法的模樣,繼續埋頭忙著處理他在吧台裏的工作。雷看了不禁歎了口氣,反正他也不覺得在自己熟睡的時候,有被傑契司動過什麼手腳——「男服務生叫作Waiter啦!」在小小的抱怨了一下之後,他便照著傑契司所說的去做了。

        「雷!」

        不過,傑契司好像又想到什麼似的叫了一聲。隨後,雷便看到對方從圍裙的口袋裏掏出了一個小盒子狀的東西朝他扔了過來,然後用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盒子裏頭裝的是角膜變色片。看樣子,傑契司是要他把自己的眼睛顏色給隱藏起來。

        在這座島上,的確隨時都有可能被人監視。雷心裏想著,他可不願意再被那些獵人給盯上了。

        結果他在傑契司的店裏整整工作了三天,見到的客人有伊裏甄斯的專家、軍人、貨運業者等等,聚集在這裏的人可說是非常地複雜。在工作期間,這些人在店裏的對話很自然地便會流入雷的耳中。看來,傑契司似乎就是為了讓雷搜集情報而將他留在這裏工作的。正當雷這麼揣測著時,卻莫名被傑契司嗆了一句——你可不要搞錯了。

        「我沒你想的那麼善良,純粹是為了讓你認清事實才把你留在這裏的。」

        店裏客人的對話聽多了,便會發現這座島上對於社會觀感的意見分歧,連職業軍人與掮客等也都跟島上龐大的利益有所掛勾。要在這個以黑市做為立國基礎的伊裏甄斯島推動改革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所以,我們才必須斬斷這個國家的權力核心呀!)

        只要打倒強人政治中的獨裁者,那麼該政府必定也會垮臺。這個跟黑市牽扯不清的政府若能早日斷根,便能藉由建立高效率的健全政治來杜絕島上所有非法的人造體買賣——雷如此堅信著。

        (為了這個理想,即使要我犧牲性命也在所不惜。我絕對要從內部下手,將促使世界失序的罪魁禍首完全推翻!)

        雷的想法未曾改變。在來到酒吧的第四天,他的同夥捎來了消息。

        「你說什麼!福丁布拉今天有公開行程?消息來源可靠嗎?

        伊裏甄斯的總統馮·福丁布拉將於今晚參加第二軍港的動土儀式。這位革命家在就任國家元首之後便鮮少公開露面,今天晚上的軍港動土儀式可說是個不可多得的大好機會。雷的同夥告訴他,他們已經派人潛入警備隊中,準備執行暗殺計畫。

        「知道了,我馬上過去跟你們會合,是第十七號出口沒錯吧?告訴我密碼鎖的號碼。」

        此時的雷覺得全身熱血沸騰。

        (機會來了!今天絕對要幹掉他!我要親手做掉福丁布拉!)

        傑契司察覺到雷人不在店裏是當天傍晚左右的事。明明就快要到營業的時間了,他卻怎麼樣也找不著店裏的食客。正當他覺得納悶時,卻忽然注意到了放在收銀機上的便條紙,紙上留有上一張紙書寫時留下的筆痕。他透過光線看到那筆痕其實是一串數字,接著便搞清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軍港的安全碼?不會吧!)

        傑契司當然知道預定今晚在第二軍港口舉行的動土儀式。

        「那個做事不用大腦的小鬼……!」

 

        *

 

        夜裏的港口亮起了隆重的煙火秀。

        在典禮會場裏,與軍方關係良好的貴賓們齊眾一堂。雷穿上了同伴們幫他準備好的警備隊制服,躲在可以居高臨下監視最後一座天橋的狹道上,靜靜等待著目標的到來。

        新軍港的建設是擴張軍備政策的其中一環。第一軍港作為被海洋環抱的孤島,伊裏甄斯的海上防衛據點已久,新軍港便是為了取代第一軍港作為海防基地而規劃出來的。為此,政府還大手筆的將鄰近的民用港口與聯合企業整個買了下來。

        作為軍事港口,這裏基本上是完全禁止非軍方人員進入的。但有一處出入口的保全較為薄弱。雖然生物辨識裝置採用的是有點棘手的虹代碼辨識技術,不過,這邊的設備使用的是精密度較低的舊型辨識器,只要使用虹膜印刷技術弄出一雙偽造眼即可輕鬆過關。接下來,只要有解鎖的密碼就可以侵入管制區域了。

        由雷目前所在的位置望去,總統的露天座席間毫無任何的遮蔽物。來了!手中的無線電傳來同伴的報告,他迅速取出瞭望遠鏡。

        (是伊裏甄斯的總統——馮·福丁布拉!)

        而立之年便得以當上國家元首的福丁布拉,此時身穿一襲黑色的軍用長袍,外罩一件斗篷,那身打扮顯示出極為強烈的存在感。他全身上下包覆在黑衣之中,那副威風凜凜的模樣為他博得了『黑色總統』的稱號。此時,在帽緣的陰影下無法窺見對方的臉孔,然而他那高挺的鼻樑與兩側向內收緊的下顎線條,著實呈現出相當程度的美感。

        (那就是伊裏甄斯的獨裁者……)

        看到對方如此冷峻而充滿氣勢的模樣,雷的身體不自覺地僵住了。不過內心深處的聲音隨即湧上心頭,促使他繼續行動。

        ——打倒他!殺掉那個傢夥!

        (我要殺了那傢夥,)

        一股既非膽寒、也不是因亢奮而顫抖的感受沿著背脊竄上了雷的腦門,引燃了體內的血液繼之使其沸騰。正是這種意識陷入一片空白的感受,在今天這個重要日子驅策著雷的身體前進。

        (我要殺了他!)

        會場儀式已經進行到來賓致詞的部分,所有的參加者目光全集中到了臺上。

        雷將自己的思緒放空,他架起了來福槍對準目標——睥睨著台下觀眾的福丁布拉腦門。心裏沒有絲毫的猶豫。

        就在他將自己的食指拙到扳機上時——

        「雷,住手!」

        背後突然傳來了傑契司的聲音。雷一看到對方急急忙忙沖上階梯的身影,便立即將槍管轉向了該處。先開槍的人是傑契司。雷手上的來福槍被對方的子彈給轟飛出去,槍聲驚動了整座會館,底下的群眾一陣譁然,開始騷動起來。雷為之咋舌,隨後便從廳堂高處的狹道上一躍而下。

        「雷!」

        糟糕——在傑契司發出驚叫的瞬間,雷的身體也即時發揮了超乎常人的體能。沒錯。

        (就跟那傢夥一樣!)

        躍然于空中的雷發射出了彈射式的鋼絲,將身體固定在軌道上畫出一道弧線,在半空中飛了起來。比起大批觀禮群眾和負責維安工作的警備隊的反應,雷以更快速精准的動作舉槍鎮定了福丁布拉的頭部。在不到一秒鐘的時間內,講臺中央的福丁布拉整張臉便映入了雷的眼簾。他在近距離內開了一槍,槍口事先已經裝上了消音器,因此並沒有傳出槍聲。子彈射出的反作用力抵銷了他在空中滑動的力道。雷切斷了鋼絲,從半空中朝著露臺一躍而下。

        (成功了!)

        雷充滿了自信。射擊距離不到兩公尺,那可是他捨身換來的必中距離——

        「什麼!」

        只見福丁布拉毫髮無傷地站在原地。子彈沒有擊中他。儘管軍便服的帽子掉了,不過當事人身上卻連一點擦傷也沒有。雷愣住了,騙人!他怎麼可能躲得過呢?全身上下所有知覺都告訴雷那一槍的確有命中目標。一股恐懼威湧上了他的心頭——那傢夥躲開了嗎?

        可能嗎?在那麼近的距離下躲得開嗎?

        「!」

        對方招來了護衛,然後緩緩回過頭直視著眼前這位不速之客。雷在看到那雙眼睛的同時,體內也竄過了一道強烈的電擊。

        (他的眼睛……!)

        一模一樣。和自己一模一樣。那雙碧色的孔雀眼,宛如棲息在樹林中的孔雀尾巴一般,或者也可以說是蝴蝶翅膀上的圖樣——……!

        「嗚……啊……哇!」

        雷的腦中忽然竄過了一陣高分貝的雜音。就在與福丁布拉四目相交的瞬間,他的全身也起了共鳴,一股強烈的電擊竄過了身上每一寸末梢神經。他只覺得無法動彈。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為什麼他會有雙跟我一模一樣的眼睛?

        福丁布拉注視著雷的眼睛,首次開口說道:

        「是後來者嗎?

        雷,一個熟悉的聲音從露臺邊緣的天橋上傳來。是傑契司,他一路上撂倒了企圖阻止自己前進的警備隊員,從方才的狹道趕了過來。在看到雷與福丁布拉對峙的場面時,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馮……!」

        福丁布拉見到忽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摯友,也不禁睜大了眼睛。不過,隨即便淡淡吐出了一個意味不明的單字「D78」後,便舉槍對準了眼前的暗殺者。雷被對方那幾發刻意避開自己的恫嚇射擊給逼退,接著便被迎頭趕上的傑契司一把拖走,帶離了現場。所謂D78其實就是會館內排氣口的號碼。兩人之間的溝通只需如此簡短的單字便可心領神會。這是他們過去從事反政府行動時經常使用的場所,馮為這名昔日的友人指出了警備較為薄弱的方位。

        傑契司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終於擺脫掉追兵,他帶著雷來到了貨櫃倉儲區。然而雷卻無法擺脫腦中的混亂思緒。

        「那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他的眼睛會跟我一模一樣?

        他以抱怨的口吻向傑契司尋求答案,不過,對方卻只是一臉嚴肅地看著他。

        「看來你早就知道了吧!你早就知道我的眼睛跟他一模一樣!他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為什麼在那麼近的距離下還可以避開我的子彈?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馮·福丁布拉到底是什麼人!」

        你想知道嗎?傑契司如此反問道。

        「如果想知道的話就跟我來吧——不,你非知道不可。無論是你的眼睛也好、他的事情也罷……這些事情你全都得知道。」

 

        *

 

        兩人來到一間早已荒廢頹傾的禮拜堂。

        崩塌的白色牆垣爬滿了藤蔓,月光穿過殘破鑲嵌玻璃上的聖人圖像照進禮拜堂內。儘管祭壇還勉強維持著完整的樣貌,不過想必已經長年無人管理了吧。而慘遭無情風雨摧殘的瑪麗亞像也缺了好幾根手指。這是位在島上唯一一座火山。蓋能山山腳下的教堂。

        傑契司對著雷的背影敍述起自己所熟知的故事。

        「這裏叫作『誓約之邸』。」

        月光在祭壇上留下了一道長長的影子。

        「距今四十年前,有八名科學家因為感歎島上的風氣腐敗,而在這裏立下了重誓。」

        雷轉過了頭,不過,傑契司經過他身邊,直接往祭壇的方向走過去了。

        「他們為了淨化這座被黑市污染的島嶼,秘密設計了某個程式。」

        「為了淨化這座島而設計某個程式……?

        「沒錯,為了讓這座道德淪喪的伊裏甄斯島重新回到上帝的懷抱,他們設計了淨化程式,意圖淨化這座島嶼。」

        傑契司走上了祭壇,隨即轉頭過來面對著雷。

        「他們認為想要淨化這座伊裏甄斯島,就非得由夠強悍的人來推動不可。對方必須是一個才能出眾、能夠拯救這座島嶼的特別人物。他必須擁有最聰明的頭腦、最強健的體魄、最堅忍不拔的意志,和情理間最能平衡的拿捏方式,他必須是個擁有超凡領袖氣質的存在。於是,他們設計出了基因配對中『理想的領導者』典型,並以此創造出完美的人造體。」

        傑契司透露出來的訊息句句刺中雷的心臟,他的表情愈來愈僵硬。然而,傑契司卻彷佛像是祭壇上的祭司一般,完全沒有住口的意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