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Did you ever lose yourself to get what you want?
Did you ever let go?
Did you ever not know?
I wanna listen to my own heart talking.
I need to count on myself instead .
  • 89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好好吃 救自己、救地球

bsp;  採訪/賀桂芬
l]-->2< !--[endif]-->
在世人印象裡,珍古德和黑猩猩總是連在一起。但她這次選擇了食物,做為擔任《商業周刊》客座總編輯的企畫主題,因為她發現,覆巢之下無完卵,地球遭到摧毀,她摯愛的黑猩猩也將無以為繼。而地球永續發展的眾多問題,她獨到認為,源頭是人類的吃。

問:你選擇飲食做為本次客座總編輯的主題,為何飲食成為你關心的新焦點?
答:因為我看到有太多地方的孩子,父母餵他們吃的食物讓他們致病。也因為工業化,農、畜牧業使用的化學品流進了河流、地下水、湖泊、海洋,對土地、空氣和水造成嚴重污染,這些不單單是農業造成的,但是農業和畜牧業造成的污染是最嚴重的,而農業和畜牧業都是為了人類的吃。

問:在你眼中,我們的飲食發生了什麼事情?
答:二次大戰結束之後,農業運作的方式產生巨大改變。傳統農耕是農人以循環方式利用土地,種田的同時,在田的外圍養雞、養豬、養牛,滋養土壤,讓土壤保持肥沃。

但戰後農業商業化時代開始,追求在同一塊田裡讓作物長得更快、收成更多;這種密集種植(intensive farming)在土地上用數量可怕、有毒的化學品。一、用殺蟲劑殺昆蟲;二、用大量的除草劑,除掉和農作物搶養分的雜草。

我 們一邊用這種方式種東西,一邊用密集方式養殖家禽牲畜,讓牠們長得越快、越重越好,用的土地越小越好,因此很多事就發生了。以牛為例,為了讓牠們較快長 大、變重,牠們現在吃的是玉米,但牠們原本是吃草;牠們被關在非常小的空間裡,接觸不到草地,沒有空間行走,這種環境讓牛容易生病,為了防止牠們生病,業 者定期施打大量抗生素;為了讓牠們長得快而施打成長荷爾蒙。

這些 東西都有毒,業者都說,這些東西的劑量會殺死昆蟲,但對人體無害;但這些毒藥長期在人體累積的後果是很……很嚇人的。現在已知在我們人體血液裡的化學物 質,比五十年前多了將近一百種!這些化學毒素不光是耕種農作上用的化學品,還包括用來保存、催熟、以及讓食物顏色更漂亮、更吸引人的藥劑。

問:所以你認為現代飲食形態最終影響是?
答:它正在摧毀我們。現代化農場大面積種植單一農作,小農們因此慢慢喪失了解土壤、配合氣候變化種植不同作物的古老智慧,這不僅造成農作物的種類急劇減少,附近的野生動植物也受害。

以我的家鄉英格蘭為例,我們的農田裡本來有很多種鳥類,但農耕方法改變之後,農場變得越來越大,田裡的灌木叢被砍光,而且田裡永遠只種玉米、小麥,撒很多農藥,昆蟲死了,吃蟲的鳥也死了;在灌木叢上築巢的鳥因為沒有地方棲息,很多種鳥類消失。

問:物種多樣性和糧食大量生產難道真的不能兩全嗎?
答:如 果我們回到自然循環式的種植養殖,如果人們對飲食更加了解,是有可能用健康、永續的方式養活所有的人。重點是,現在需要大量生產糧食,是因為八成的穀物需 要被用來當飼料,而為現代化農畜牧業辯護的人說,他們養這麼多動物是因為消費者要吃更多的肉。但問題是,吃更多的肉對健康好嗎?

地 球上絕大部分耕地都用來種餵牲畜的飼料,這是一個把植物蛋白轉換成動物蛋白的過程,一路都造成非常多的浪費。首先,為了要生產足夠的肉,必須耗費大量的 水,包括給動物喝的水,和灌溉飼料農作的水;第二,我們為了有更多的地種飼料而砍伐熱帶雨林和森林,造成很多物種滅絕,這些事情,每個人、每個物種以及這 個地球,都是輸家。

問:面對這種現象,一般人最需要做的事情是什麼?
答:我 認為每個人應該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要花更多時間思考我們吃的食物。選擇權在我們手上,我們可以吃得比較健康,而這需要對有些事情有比較多的了解,才做得 到。比方,你了不了解你吃的食物是打哪兒來的?耗費了多少汽油,才把它送到店裡讓你買得到?我們又耗費多少能源坐車、開車去多遠的店裡買它?

我們其實不是故意自私,而是不思考(unthinking)。一般人根本從來沒認真想過食物的任何問題,更別說要他們去想諸如「為什麼要買當地食物」這麼複雜的問題。

問:你剛剛說應該多吃當地食物,但商業活動本來就是為了互通有無,全球化的時代,吃得到世界各地的農畜牧產品,這有什麼不對?
答:互通有無本身並沒有錯。但問題是,為了要互通有無,我們耗費了這麼多的能源把這些食物運來運去,這是造成地球暖化的原因之一,現在問題已經嚴重到時間快要來不及了。

你知道嗎,真的很可笑,有個美國中部的農民,他種萵苣,卻不直接賣給當地人。因為要貼標韱,按大小分級,萵苣被運到一百哩外的倉庫或超市,再旅行一百哩,運回鎮上超市,這真是太可笑了。

問:再運回來賣給當地人嗎?
答:對啊,這中間它旅行了這麼遠的距離,我們還不知道他們對這些萵苣動了什麼手腳讓它看起來更綠、更耐久。

問:我們現在幾乎可以在任何時間,吃到世界上任何地方的農、漁、牧業產品,大家都說全球化讓消費者成為最大的贏家,你不認為嗎?
答:剛好相反,假如某國對殺蟲劑使用有很嚴格的限制,但市面上賣的食物卻是從某些對農藥管制不嚴格的國家輸入的,你根本不會知道你買到的食物裡有什麼東西?是誰生產的?

食物的成本其實必須把人類健康的得失計算進去。如果我們吃的是有毒的食物,必須付出醫療成本。所以消費者買食物的代價其實不單單只是食物的售價而已。

問:從保護自己與保護地球的健康的角度,你能提供人們一套飲食指南嗎?
答:第一、最好是買有機食品。有機食品沒有殺蟲劑、生長荷爾蒙、抗生素,這絕對是我想要吃的食物,當然我不是每一餐都如願,因為我總是在旅行,但如果在家,我們家所有的東西都是有機的,甚至洗髮精、洗碗精、有機衣服,我盡可能買有機的東西。如果你買得到,你應該盡可能這麼做。

第二、買產地盡可能在附近小農種植的有機食物,這麼做不會浪費燃料長途運送,更有助於地球維持生物多樣性。

每 一餐改變世界,每個人一天有三次機會改變世界,重點是,你吃什麼東西,全是你自己的選擇,如果只有你一個人每天選擇比較健康的食物,當然不會造成多大的不 同,但如果一百萬人做同樣的選擇,就會造成很大的不同,越多人開始做些改變,越多農民會被激勵用無害的方式種植或養殖,那麼就會讓我們更容易從附近的農場 買到健康的食物。

在我英格蘭的家,我們每星期訂購一盒有機蔬果,我們知道它們是誰、在哪裡、怎麼種的。它們的味道跟一般大量種植的完全不一樣。比方馬鈴薯,有機馬鈴薯好吃極了,但超市買的馬鈴薯,味道就像水水的棉花,(伸出舌頭做嘔吐狀)難吃死了(哈哈大笑)。

問:好像沒有任何一個時代,像現在的人類這樣,這麼重視吃,你覺得是為什麼?
答:我想是因為生活中有意義的事變少了,太過物質化。我們做的很多事情都要得到立即的滿足,吃,是一件令人滿足的事情。

問:你喜歡吃東西嗎?
答:和對的人,在對的地方一起吃飯是件很美好的事情。比方傍晚時分,和朋友坐在一起喝杯美酒,盡情聊天,吃我喜歡的食物,是件很棒的事情。

問:能談談你在不同地方體驗過的不同飲食嗎?
答:我 到處旅行,接待我的人都希望讓我嘗嘗當地特別的食物,我會把握像這樣的機會東嘗嘗、西嘗嘗。我碰到的人,說起他們的假日,幾乎都和他們吃些什麼、上什麼館 子有關。我記得,有一次我在剛果雨林裡吃過一次野餐,我印象好深刻,有一道很特別的菜,是在雨林裡現採、現烤的鮮黃色蘑菇,那真是太美妙了。

我去達魯瑪克部落(台東卑南),看他們怎麼樣實踐永續發展,他們採當地的原生野菜和植物,做成野菜餃子,還有很多用當地有機栽種的食材做的菜,像這種場合裡出現的食物,我就會記憶非常深刻。

問:一個人的肉可能是另一個人的毒藥,你看過最不可思議的飲食是什麼?
答:嗯,你知道日本有一種「百年蛋」(編按:皮蛋),它當然不是真的有一百年,但它很臭。有很多國家吃的東西也很獨特,我不太敢吃,但我都會假裝嘗一嘗。像有一次,在剛果,被請喝混了血的牛奶,我假裝啜了一口,然後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嘴唇(哈哈大笑)。

問:你最愉悅的用餐經驗?
答:有一次,美國最著名的野生動物攝影師Tom Mangelsen帶 我去黃石公園野餐。他帶了一個漂亮的藤籃子,裡面有很多水果、點心,還有一瓶白酒,你相信嗎?他還帶了玻璃杯,他每個細節都想到了;換做是我,我不會這麼 做,太麻煩了。我們坐在草地上,望著河水,知道四周都有野生動物,我們實際上也看到一些,那種感覺很棒。用餐是不是愉快,主要看你和誰一起,在哪裡。

問:你喝酒嗎?
答:我喜歡每晚喝點威士忌,我以前常和媽媽喝,現在她到了另一個世界,我和妹妹常常幻想,在一個有著美麗白雲、天使的地方,媽媽和我阿姨、祖母圍坐在一起,我跟我妹說:「如果天堂允許喝酒,媽媽手裡一定拿著一杯酒,讓我們對媽媽舉杯。」所以我們每天晚上都對著天上的白雲舉杯。

問:對很多人來說,享受美食是人生很大的樂趣,甚至有人旅行專門為了尋找美食,你怎麼看待人們吃美食的興趣?
答:重 要的是你了解你喜歡吃的食物,它的歷史、文化、來歷,這是很有趣、很好的事情。我喜歡去各國品嘗有歷史淵源的獨特食物,像北韓的泡菜,背後有歷史、地理和 文化的意涵;秋天來臨的時候,家家戶戶都忙著醃泡菜,像這種有季節性、有歷史、有民族性的飲食習慣,我就很有興趣去了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